您的位置 首页 原创分享

《朝日新闻》社论:“美国优先”是历史重演

参考消息网1月13日报道 日本《朝日新闻》1月3日题为《多边协调的国际秩序正在经受考验》的社论称,本国优先的内顾观点曾在一战后的美国社会大有市场。今天,面对美国出现与当年相似的观点,依靠多边协调维护的国际秩序正在发生动摇。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俄亥俄州的马里恩,一个昔日是铁路网要塞的工业小城,而如今是老旧房屋随处可见的“铁锈地带”的一角。

马里恩有1920年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获胜的共和党候选人沃伦·哈定的住所,哈定当年连日站在玄关前的门廊,对来自美国各地的选民发表演说,展开一场独特的选战。

谈及“我们小城的总统”,当地居民的表情露出了微妙的神色。这是因为哈定上任两年半即病死,是“最差总统”排行榜中的常客。当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创伤未愈的美国社会,本国优先的内顾观点大有市场。

近几年,美国国内出现了认为哈定政府与特朗普政府相似的观点。

哈定谋求以反移民主义来关闭门户,以高关税来保护国内产业,拒绝加入前任总统威尔逊主张的国际联盟。有人指出,在主张多边主义的奥巴马卸任总统后,高举单边主义旗帜、“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哈定相似。

在19世纪20年代,美国起初呈现经济繁荣景象,但在国际上却走向孤立。进入30年代前爆发世界经济恐慌,40年代再次爆发世界大战。占上风的观点认为,混乱的种子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就埋下的。

21世纪的今天怎么样呢?依靠多边协调维护的国际秩序面对美国的单边主义,产生了动摇。不少人对外表上与上世纪相似的格局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世界将再次走上爆发经济恐慌、战乱的道路?美国历史学家弗兰克说:“哈定当年还相信国际协调的价值,例如召开了华盛顿裁军会议。而特朗普则不然,否定多边协调、民主、人权及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的正面因素。非胜即败的世界观与19世纪的大国间竞争相似。”

今后谁来维护无极化世界的稳定?在被称为美国主宰世界和平的时代过去的今天,这个疑问再次被提出。

欧洲的分裂在加深。英国本月底有可能实现脱欧。欧洲一体化的潮流将首次出现逆流。另一方面,关于核裁军和核不扩散的国际规则面临崩溃的危机。今年春天将举行重新研讨正值生效50周年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会议。人类还有控制核军备竞赛的理性吗?始于冷战时期的这一考验今年将更加严峻。

定于11月举行的美国总统选举对世界来说将是重要的转折点。弗兰克警告说,如果美国继续推行特朗普路线,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很可能迎来毁灭性的终结。

今天,如果本国优先主义进一步蔓延,出现破裂将是必然的。除了多边协调以外,别无选择。不应低估从历史经验中汲取的教训。

【延伸阅读】外媒:“美国优先”威胁多边主义 树立可怕先例

参考消息网12月12日报道 外媒称,美国政府对国际合作与谅解发起新打击。作为世贸组织164个成员解决争端的最重要工具之一,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在12月10日午夜陷入瘫痪。

据埃菲社12月10日报道,上诉机构是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最终环节。

争端首先交给世贸组织的专家组研究,他们的判决可以受到质疑并移交给上诉机构,上诉机构可以全部或部分修改这些判决。

上诉机构的判决具有约束力,也就是说需要诉讼各方强制执行。

报道称,美国认为上诉机构已被所谓“政治化”,被用来反对美国,上诉机构对美国与世贸组织其他成员的贸易争端的判决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报道还称,美国对上诉机构的不满早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就开始了,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持续,而随着全面反对所有多边机制的特朗普政府的上台,这种不满进一步加剧。

报道指出,美国似乎希望该机构陷入司法困境,这样它就能够加征关税和实施贸易限制而不必担心遭到报复。

另据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12月11日报道,2019年12月10日,由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组成的“双人拆除队”把目标对准了日内瓦的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美国阻挠新法官进入这个规模日渐缩小的上诉机构,这实际上让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濒临瘫痪。

报道称,美国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批评主要集中在两方面。

首先,美国认为该机构一再超越其在世贸组织成立时设定的作用和权限。其次,美方认为它在世贸组织的伙伴无法就这一点提供必要的安慰,所以美国坚持阻止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任命新法官。

特朗普政府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改革问题的错误指责源于两个方面。

首先,它源于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贸易政策的哲学依据。其中两个因素是关键:美国今后将严格根据双边机制来实施贸易自由化,以及美国不愿接受第三方仲裁机制。

从不那么哲学的角度来看,它源于莱特希泽所倡导的对“夕阳产业”的保护。从1995年1月世贸组织启动到2017年5月莱特希泽被任命为美国贸易代表,在这22年的头20年里,美国夕阳产业在57%的世贸组织贸易纠纷中以被告的身份出现。在90%的案件中,世贸组织的裁决对美国不利——这是让莱特希泽一直感到不满的一点。在莱特希泽看来,每到关键时刻,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就会越权裁决,推翻最初对美国有利的专家组初步决定。

报道称,随着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不再对美国的行动形成制约,人们担心美国对多边贸易责任的这种欺骗性诠释将会进一步扩散。而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将为未来各个贸易大国奉行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领导人树立一个可怕的先例,促使他们效仿美国的做法。

报道还称,在这个多极化即将来临的时代,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停摆很可能预示着今后多边主义面临的前景。

(2019-12-12 12:14:45)

【延伸阅读】外媒:“美国优先”令G7陷入巨大分歧

参考消息网8月26日报道 外媒称,由于围绕从英国脱欧到气候变化以及如何应对伊朗和俄罗斯等问题的分歧加深,今年的七国集团峰会不大可能在结束时发表联合公报。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8月24日报道,这将是该组织自1975年以六国集团之名成立以来首次未能达成一份表明共同意愿和观点的文件,它所代表的冷战结束后自由贸易、民主和全球化共识再遭重创。

马克龙认为此次峰会的讨论重点应是巴西森林火灾,并表示希望利用此次峰会推动全面改革“疯狂的”全球税收体系。

但特朗普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态度比七国集团其他领导人更倾向于怀疑,并认为法国征收数字税的想法是对美国企业的攻击。

另据《日本经济新闻》8月25日报道,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当地时间8月24日午后在法国南部小城比亚里茨拉开帷幕。美欧因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抬头加剧了闭塞感。此次峰会或将成为能否阻止世界滑向分裂的试金石。

报道称,自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七国集团峰会呈现出不一样的风景。原本身为自由贸易旗手的美国总统主动放弃扮演这一角色,倒向了保护主义。

报道还称,无法再次确认反对保护主义和推进自由贸易等这些峰会一直以来的核心议题,有可能令七国集团本身的存在理由都面临质疑。

在2018年由加拿大主办的峰会上,美国在贸易问题上采取了与其他六国不同的立场。领导人直到峰会闭幕当天清早还聚在一间狭小的会议室里磋商联合公报的措辞。

特朗普一度同意了公报的内容,但不到三个小时后就在推特上呛声东道主举办的记者会,反驳说自己并不认可公报内容,着实让加拿大颜面扫地。

报道称,标榜“美国优先”的特朗普的标准简单明了,一切以是否有助于明年大选连任为准。由于其在参加峰会时也持这种以国内事务优先的思维方式,这就限制了能够展开磋商的领域。

报道还称,此次峰会,特朗普和欧洲围绕巴黎气候协定等产生的对立势必无法避免,能否在美方牵头组建霍尔木兹海峡护航联盟一事上实现美欧一致也很难说。

陪同首相安倍晋三出访的日本政府关系人士认为,这次的峰会就是个“玩偶盒”,完全不知道打开盖子蹦出来的是什么。

报道认为,七国集团内部失和将令世界经济陷入更大的动荡。

(2019-08-26 10:37:03)

【延伸阅读】法媒文章:“美国优先”沦为“孤独美国”

参考消息网6月3日报道 法国《费加罗报》5月20日发表文章称,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外交毫无成效,“美国优先”反而造就了一个孤独的美国。

文章称,特朗普将商业谈判技巧用于世界事务,如粗暴地促使对手在弱势的情况下谈判,通过挑衅或对立来使其动摇,总之是通过市场包装来推进成果。这些方法今天被用于多个方面,结果也大相径庭。

文章称,特朗普“喜欢关税”。对他的支持者来说,他将关税描述为外国直接交给美国国库的税款。经济学家们提醒说,这些关税最终要由美国消费者埋单。就连特朗普的顾问拉里·库德洛也承认,“大家都得埋单”,因为中国宣布将从6月1日起采取反制措施。

文章称,特朗普从上台起就着手与中国的贸易战。这么做是为了解决他一直无法摆脱的顽念之一,即纠正无处不在的贸易逆差。他本可以与面临同样问题的欧洲人结盟,却宁愿单枪匹马,同时就与欧盟的贸易开启了另一条战线。

文章称,特朗普从去年5月撕毁2015年伊核协议以来,不断向德黑兰施压。然而,他之所以着手将美军撤出伊拉克、叙利亚和阿富汗,并不是为了轻率地投身一场更具风险的军事冒险中。

文章指出,不管怎样,这种旨在让伊朗“屈服”的方法含有一些失控的风险。在该地区针对美国利益的海上事端,或许可以为发射导弹进行报复正名,但这有可能引发一场难以控制的不对称战争。

文章称,特朗普开始竞选总统时一上来就反对马杜罗,部分原因在于意识形态,也有部分原因在于门罗主义的地缘政治,还有部分原因在于美国国内选民。因此,当瓜伊多挑战马杜罗时,他立即得到了华盛顿的承认。

文章指出,白宫一心想要轻易获胜,以为能够得到成熟的果实。然而,目前这场僵局已让华盛顿束手无策,反而在西半球制造了一个新的竞争场所。

文章称,美国总统女婿兼顾问贾里德·库什纳拟定了一项和平计划,旨在终结长达70年的巴以冲突。特朗普不再与其前任在以色列问题上的立场保持一致,从而影响到他的“公正裁判员”作用。

文章介绍,这项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起炮制的50页计划将最大限度地减少以色列的让步,并由阿拉伯国家对巴勒斯坦的经济援助来补偿。该计划有可能在斋月后公布于众,尽管大多数专家劝特朗普不要进行这场新的冒险。

文章最后写道,特朗普打破了他所参与的一切活动的现状。然而,他却拿不出任何东西来取代他所破坏的。随着总统大选临近,特朗普好像需要为其履历添加一项国际事务方面的成果。然而,“美国优先”造就了一个孤独的美国,甚至与欧洲和亚洲盟友关系微妙。与多国的新危机以及近东原有的纷争都将决定他任总统期间的外交遗产。

(2019-06-03 13:26:39)

【延伸阅读】美国学者:新的世界竞争需重视这四大方面 而非“美国优先”

参考消息网站1月19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1月1日发表美国前副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卡根撰写的文章称,虽然“美国优先”政策在两党获得支持,但是美国人的领导作用已经随着苏联解体、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以及金融危机而瓦解了。2020年无论谁接任总统,都将面临这一问题,“美国优先”政策只会让问题更加复杂。本网现将全文编译如下:

在美国的中期选举中,外交政策是选民最不关心的事情了。但随着2020年的到来,有一件事是明确的:特朗普总统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在两党都越来越受欢迎。特朗普最近从叙利亚撤走全部军队的决定以及从阿富汗撤走7000人部队的决定虽然遭到了两党议员的谴责,但问题在于,在首都华盛顿以外的美国人是否也一样感到愤怒?

事实是,不管大多数美国人曾经如何耐受二战后美国的“全球角色”重担,这种耐受度已经随着苏联解体而降低,甚至随着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而变得彻底忍无可忍。2020年,无论谁上台,他都将很难撼动在特朗普之前就已出现、在他下台后也仍然会存在的这一趋势。

只不过未来这位总统要面对的将是一个看起来更加危险的世界,一个更像20世纪30年代而不是“历史的终结”的世界:民粹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和蛊惑民心的政客正在崛起;欧洲陷入分裂和自我怀疑;民主受到围困并很容易受到外国的操纵。此外,还有本世纪美国迎来的新挑战——从网络战到大规模移民再到地球变暖——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也没有任何一堵墙能够将它们拒之门外。

在“美国优先”的政策上加倍下注,再混以民族主义、单边主义和仇外主义,这样的做法只会使上述问题更加复杂。不过,接受那些意识形态完全相反的思想家所提供的方法,也会得出同样的结果。这些思想家担心美国的能力无法支撑其影响力,因而建议在不考虑可能后果的情况下全面撤退,就像我们在20世纪30年代所做的那样(指孤立主义)。

那个时候,最终结果是一场更大的全球灾难。

因此,美国面临的挑战就来了:它能否找到一种得到大多数美国人支持的负责任的外交政策,找到一种从美国过去的错误中汲取正确教训的外交政策,找到一种绕过“对抗”或与之同样危险的“退让”的外交政策,找到一种理解利己主义和自私之间区别的外交政策?

这样的外交政策有四大支柱:

一、预防性外交与武力威慑并用

一个负责任的外交政策力求在危机失控前预防危机的发生或遏制危机。这需要结合积极的外交和军事上的威慑。

美国历届政府对外交部门都没有给予足够的经费和足够的重视,最甚者莫过于本届政府。目前,高级外交团队消耗严重,关键岗位仍然空缺,对外援助减少,美国在对自己最亲密的盟友课征关税,外界对美国领导地位的信心则处于最低点。美国正在耗尽自己最大的资产之一:通过集体行动化解冲突和动员他国的能力。

美国的外交部门帮助结束了冷战,统一了德国,在巴尔干地区建立了和平。美国领导其他国家着手应对气候变化、防止核武器扩散、抗击埃博拉疫情、对抗“伊斯兰国”组织和促进公平竞争。得到适当授权的美国外交部门可以节省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资金,挽救成千上万条生命——否则的话,很多人的生命将因为美国在危机可控时的置之不理,最终浪费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

随着地缘政治竞争的加剧,美国必须以威慑作为外交的补充。仅凭言论是无法阻止弗拉基米尔·普京的。承认其传统的帝国“势力范围”只会怂恿他们进一步扩张。由于美国面临切实的预算限制,它必须在如何最好地捍卫自身利益时作出艰难的选择。美国必须在现代化、战备、非对称战斗力和部队结构之间找到恰当的平衡。无论它选择哪种方案,都必须让对手相信,试图通过武力实现其目标的努力必将失败。通过和平合作和经济发展而不是侵略,会让他们获得更多好处。

那么美国动用武力又该怎么说?20世纪90年代,美国把萨达姆·侯赛因赶出科威特,在巴拿马除掉了一个从事毒品交易的独裁者,以最少的美军伤亡为巴尔干地区带来了和平,后来美国又打死了乌萨马·本·拉丹。但是,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犯下的错误——包括糟糕的情报、错误的战略和战后计划的不充分——削弱了对投放美国军队的支持。

然而,武力可以成为有效外交的必要辅助。在叙利亚,美国正确地避免了另一个伊拉克的出现,但它又犯了相反的错误,即做得太少。如果不动用适当的武力,就无法谈判,更谈不上实现和平。今天,美国看到了结果:数以十万计的平民死亡,数以百万计的难民破坏了欧洲的稳定,俄罗斯、伊朗和真主党影响力日益增强。如果特朗普总统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美国很可能也会看到“伊斯兰国”组织东山再起。

展望未来,美国必须明智地动用武力;既要关注战争的后果,也要关注战争本身;让盟友参与进来;与国会合作。美国人需要知道,如果自己的国家选择动武,那一定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不是只有少数官员支持动武。美国人民应该知道国家的目标是什么,并对美国能够实现这些目标抱有合理的信心。

二、发展贸易 重视技术

特朗普将贸易视为“零和游戏”,即“获胜”意味着要比其他国家赚的钱更多。一些批评者认为自由贸易是美国最大的不平等根源。

现实更为复杂。的确,全球贸易以及技术的迅速变革具有极大的破坏性。如果管理不当就可能会加大贫富差距,加剧人们的失业担忧。但事实是,70年的自由贸易也帮助数亿人摆脱了贫困,许多人成为全球中产阶级——这反过来又帮助实现了数十年的和平与稳定。

美国人从未在竞争和创新带来的挑战面前退缩过。试图复兴20世纪50年代的工业经济是不可能的;美国也不应该接受20世纪30年代的保护主义,因为当年的保护主义摧毁了全球经济,加速了世界大战的到来。当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贸易协议时,就会给中国这样的国家带来好处。如果美国选择退出,这些国家就将塑造全球贸易和创新,使之对他们而不是对美国更有利。

美国应该坚持在一个以规则为基础、保护美国人民免遭国家资本主义影响的体系中展开竞争。应该利用美国的市场力量,为保护工人、环境、知识产权和中产阶级的工资设定最高标准,同时坚持透明和基本的商业互惠。换句话说,美国将以别人对待美国的方式来对待别人。

美国还需要在新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方面的竞争中保持领先。这些领域将重塑未来的全球均势。美国不能把科技势力范围拱手让给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美国的科技公司需要在国家安全方面承担更多责任,既要防止外国操纵美国的政治体系,也要保护数据和隐私。如果它们不出手,政府就会出手。

政府和私营部门必须提供人们能够承担的教育、培训、保健、住房、基础设施……,携手恢复对人力资源的投资,以帮助美国公民挺过全球经济的兴衰和技术变革的影响。美国的预算和税收政策必须更重视这些。

三、盟国和机构

美国不必独自应对这些挑战,也不必独自承担这些代价。二战后,美国明智地推动与自己有着共同的利益、共同的价值观和共同的担心的国家走向安全与繁荣,为美国产品提供了新的市场,结识新的伙伴以应对全球挑战,组成新的联盟来阻止侵略。这一战略在冷战中获得了胜利。抛弃这种做法会导致前功尽弃。

为了团结和保护自己,美国必须适应。美国的联盟在一个关键方面已经过时:美国有欧洲盟友和亚洲盟友,但没有一个机制将亚洲和欧洲的民主国家联系起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以符合北京利益的方式拉近了亚洲、欧洲和中东的距离,拥有西方价值观的国家也需要全球视角以及新机构来形成共同的战略、经济和政治愿景。德国和法国为什么不能在战略问题上与印度和日本合作?这样一种组织——民主国家联盟或民主合作网络——不仅将解决军事安全问题,还将解决网络安全和民主国家今天面临的从恐怖主义到干预选举等各种威胁。

四、移民和难民

最后,美国必须对付地缘政治中最分裂和最不稳定的现象:大规模移民。被迫移民的人数——约7000万人——比二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多。

民主国家有权利也有义务以人道的方式控制其边界。但是,随着冲突以及经济、政治和气候危机迫使人们背井离乡,美国也不能靠铁丝网和刺刀来解决问题。在民主国家竭力应对越来越多的移民和难民的时候,美国需要为了自己的利益,在解决移民的原因和后果方面起带头作用。这意味着采取更多而不是更少的行动,预防冲突,帮助其他国家抵御移民的冲击。

美国必须从自己的半球开始。今天,在500亿美元的外交和军事援助中,大约200亿美元流向了中东、北非和南亚。大约120亿美元流向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只有20亿美元流向了拉丁美洲——不到10亿美元流向了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这与美国的利益不成比例。答案不是靠援助来解决问题;美国需要把增加的投资与治理、治安、司法系统和经济方面的真正改革联系起来,同时与腐败作斗争。美国还需要通过与邻国的贸易来支持其经济,就像它在二战后在欧洲所做的那样。

几十年前人们就认识到,要推进美国的利益,就必须建设和捍卫一个更加和平、繁荣和民主的世界。国家建设与促进其他国家的稳定和成功是相辅相成的。

美国还认识到,世界不能靠自己来管理。如果美国放弃其在塑造国际规则和机构——并动员其他国家捍卫这些规则和机构——方面的领导作用,那么要么是另一个或几个大国介入,按照他们的利益而非美国利益和价值观来改变世界;要么更有可能的是,世界将陷入混乱和冲突,丛林法则大行其道,就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

美国不能再次犯错。尽管当今世界存在种种缺陷,尽管国家犯下种种错误,但美国人不应忽视自己国家取得的成就,不应该忘了如果美国目光短浅地失去未来,世界将会怎样。(编译/涂颀)

(2019-01-19 00:32:0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美博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auty678.com/mbw/2176.html

作者: 网站小编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